袁德才:边上班边照顾生病父母

2012-11-05 11:43   来源:开州日报     编辑:杨刚  评论0人参与

    今年53岁的袁德才是三汇口乡白杨村人,现在三汇口乡金山完小教书。父母相继患病后,他将父母安排在学校的宿舍,边上班边照顾。学校的老师都夸他是个大孝子。

    袁德才在学校的宿舍,是个10多平米的房间,在房间的两头摆着两张床铺。“一张床是我睡的,另一张床是我父亲睡的。以前我母亲在的时候,房间摆放了3张床。这样就方便照顾老人些。”袁德才说。

    边上班边照顾生病卧床的母亲

    2010年10月,袁德才的母亲谢增芝,突患脑动脉血管瘤,给他们全家蒙上了阴影。

    袁德才请了一段时间的假,把母亲谢增芝送到了重庆西南医院进行治疗,通过专家会诊需要进行开颅手术。

    据袁德才介绍,在手术中,当医生将导管插入母亲谢增芝血管时,由于母亲年岁已高,血管老化,脆性太大,脑血管瘤破裂了,血流不止,手术无法继续进行。在西南医院住了22天,母亲谢增芝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   “当时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母亲离开我。母亲对我的好,时刻浮现在脑海中。”袁德才说。

    袁德才在重庆西南医院精心服侍着母亲,每天为母亲擦洗身子,为母亲翻身。袁德才有空时候便握着母亲的手和她聊天,希望能唤起母亲的记忆。

    2010年12月,母亲谢增芝在袁德才的悉心照顾下,终于苏醒了。醒来的母亲,有时还能和儿子进行简单的对话,但由于手术后遗症,谢增芝变得有些神智不清,时常认不出自己的儿子。

    “当时,我的情绪很低落,但是我也下定决心,在母亲剩下的时间里,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,让她快乐的度过余生。”袁德才说。

    之后,袁德才将母亲转到离他工作地较近的三汇口乡卫生院进行治疗。但开颅手术留下的后遗症越来越明显,母亲根本无法开口说话,就连原来右手那迟缓的动作也越来越少了,当时卫生院的医生建议袁德才最好把母亲接回家照顾。

    “我很感谢学校的领导、同事,他们知道我母亲的情况后,专门安排一间宿舍要我将母亲转到校园内安顿下来,以便就近照顾。”袁德才感激的说道。

    回家休养期间,我和母亲、父亲住在一个房间。袁德才每天为母亲喂饭、喂水,为母亲勤洗、勤换被褥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袁德才除了在学校给学生上课,便是在宿舍照顾母亲。

    “看着只剩皮包骨头的母亲,我心真的很痛。2012年6月,母亲去世了。”袁德才伤心的说道。

    经常上街寻找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

    袁德才的母亲去世不久,父亲袁明芳患了老年痴呆症,袁德才不得不又担当起照顾父亲的责任。

    据袁德才介绍,父亲经常会迷路。有好几次,过了吃饭的时间,还不见父亲回来。他便独自到街上去寻找,沿着学校门前的公路一直找下去,走过了小分水集镇,快到白杨村境内的时候,看见父亲袁明芳正在公路上转来转去,不知道往哪里走。袁德才拉起父亲,便往家走。父亲的脾气很暴躁,他一把挣脱袁德才的手,吼道:“我不走。放开我!”

    每当此时,袁德才便像哄小孩一样,耐心的劝说,把父亲带回家,侍候老人吃饭。

    “我们这里地方小,没有几条街,只要父亲不在,我就会上街去看看。看到父亲在街上熟人那里耍,我就会安心回办公室,如果不在,我就要到处问,看看父亲往哪个方向去了,然后直到找到他为止。”袁德才说。

    袁德才经常找迷路父亲的事儿,附近的居民都知道了,现在大家都会帮他看着袁明芳,他去哪里了,都会及时给袁德才说。

    “我也很感谢附近的乡亲们,大家都很热心,真的很谢谢大家!”袁德才感激的说道。

    对于自己家庭所发生的这些变故,袁德才没有怨言,他说:“人都是会老的,我所做的这些,都是应该做的。我小的时候,父母为我付出了太多,等他们老了,我只能以这种照顾他们的方式报答养育之恩,我知道我做的这些,还远远比不上他们对我的付出。”

    (见习记者 李 艳)

我要报料(投稿)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

评论声明:
1、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;
2、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;
3、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;
4、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;
5、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。

关于我们 - 联系方式 - 广告服务 - 招聘信息 - 站点地图 - 版权说明
版权所有 (C) 2010 大发5分11选5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
Copyright2010 www.krisandr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州日报由中共开县县委、开县人民政府主办 开州新闻社出版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